首页  》党群工作  》

党群工作

廉文八

2018-06-05

巧诈不如拙诚


1962年1月,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做报告时,讲到现实中出现一些不正常现象:有些老实人说老实话吃了亏,而不老实的人却占了便宜。针对这个问题,刘少奇进一步阐述说,老实人吃点亏,党和人民是看得到的,终究是会信任他们的。而怕吃小亏的“聪明”人、不老实的人,最后是要吃大亏的,因为长期说假话,党和人民就不会信任。

刘少奇的这个论述,便涉及如何看待“巧诈”与“拙诚”。“聪明”人好巧诈,老实人善拙诚。再高明的“诈”终究会被人们所发现,而再笨拙的“诚”也会得到广泛的信任。正因如此,古往今来察人用人都会秉承这种理念。明朝刘伯温曾以“黄良”“断肠”两种草来借喻识人用人之道,称黄良味如人胆,但推去百恶、无秽不涤;而断肠草叶露滴人,却流为疮痍、刻骨绝筋。巧诈之人恰如断肠草,贻害无穷,而拙诚之士则像黄良,扎实有为。曾国藩就是一个拙诚的代表,他自认生平短于才,于是在学业上下困勉之功,精进不止;他不是武将出身,却能坚守“笨拙诚实”之道,将每次战斗的经验教训进行分析总结,最终立下赫赫战功。可以说,如果没有去伪崇拙的反复琢磨、日臻完善,曾国藩不可能达到“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,为师为将为相一完人”的高度。

我们优秀的共产党人更是这样的拙诚者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就是其中的表率,他最看不起见风使舵者,常说“不唯上,不唯书,只唯实”,提倡要敢讲真话,敢于顶不正确的意见。他在新中国成立后主持过两次较大规模的国民经济调整,在当时的背景下,每次都要顶住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。第一次是在上世纪60年代,他坚持大幅度压缩基本建设规模和城市人口,帮助经济迅速好转;第二次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他不怕得罪人,反复给大家讲道理,最终说服大家放弃借外债增发货币,遏制了通货膨胀,为全面改革创造了稳定的经济环境。

核试验工程专家林俊德同样也是拙诚的典范,他一辈子隐姓埋名,52年坚守在罗布泊。即便在生命的最后时光,他也还在与死神赛跑,争分夺秒把资料整理完毕,而他最后的10小时,插着十多根管子仍在奋力工作的样子,感动了亿万中国人。陈云、林俊德等人拙诚,却是中国最硬的大国脊梁。

相比之下,现在也有少数干部心浮气躁,沉迷于所谓官场潜规则、权谋术,热衷于溜须拍马、欺上瞒下,工作能力不强,巧诈的本事却已相当老到。他们既懂得阿谀奉承,也擅长抢功表功,既学会颐指气使,也懂得把工作、责任全部推出去。这种当面一套、背后一套的两面派,毫无实干与担当的能力与精神,却散发着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臭味,不仅污染政治生态,影响干群关系,自己也会被钉牢在历史的耻辱柱之上。

多一些拙诚,需要树立正确的用人导向。毛泽东在1938年8月2日对抗大毕业学员的一次讲话中就曾说道,用干部要注意,要反对“吹牛拍马”,反对“天下第一”。他又说:“要讲老实,有多少讲多少。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老老实实的。地球绕太阳也是老老实实,是依规矩走的。”

多一些拙诚,需要时刻加强自身修养。“唯天下之至诚,能胜天下之至伪;唯天下之至拙,能胜天下之至巧”。明白了这个道理,也就能多一些务实肯干,多一份坦坦荡荡,多一点勇往直前。“日拱一卒无有尽,功不唐捐终入海”。当你厚实了、靠谱了,党和人民自然会相信你、依靠你,人生价值自然会得以体现,人生成就自然会达至峰顶。